游戏公司打工钱景哪家强?刘炽平3.5亿年薪超马化腾 这家*ST公司发钱很任性

  • 时间:
  • 浏览:218

  “魔幻”的2020年,在与疫情的拉扯之中过去了一半。试问哪个行业不受损失,哪家公司不哀叹岁月艰难?游戏厂商大概是受冲击较小的一个群体了。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等发布的《2020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实际销售收入732.03亿元,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增长了147.43亿元,环比增长25.22%。

  具体到几家头部玩家,腾讯公司一季度网络游戏收入为372.98亿,增长了31%;三七互娱一季度营收43.43亿,同比增长33.76%;世纪华通一季度实现营收38.04亿,同比增长11.03%。

  高管薪酬从公司的营业收入中支出,理论上,营业收入越高的公司,高管贡献越大,越该加大对其的激励,营收中用于支出高管薪酬的比例就该越大,反之亦然。如果一家屡屡亏损、股价下跌、濒临退市的公司,高管薪酬却有增无减,反映了什么问题?“大玩家”们挣的钱怎么发?分析其高管薪酬的设计,能看出一家公司长期治理的基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给董事长、总经理发钱最为阔绰的,竟然是多年入不敷出、被退市预警的*ST大晟。该公司2019年全年净亏损5.66亿元,却将1.9亿元年营收中的0.69%给董事长支付年薪、0.75%用于支付总经理年薪,这两个比值均远远超过其他A股游戏公司。

  此外,从单个值得关注的样本上看,又有哪些有趣的变化?如果放在五年的维度里,放在整个A股高管薪酬的统计中,代表着这个行业顶尖收入的群体,又展示出怎样的趋势?游戏高管薪酬解码,且听记者一一道来。

  巨无霸腾讯:

  刘炽平年薪3.55亿元是马化腾薪酬7.6倍

  作为互联网行业巨无霸、游戏行业绝对龙头,在香港上市的腾讯控股高管薪酬自然在游戏行业里一骑绝尘。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可谓国内首屈一指的“打工皇帝”,他的年收入一直为业界津津乐道。

  公开资料显示,刘炽平2005年加入腾讯,任首席战略投资官。2006年至今,一直任腾讯总裁。从年薪的角度来看,刘炽平已经连续十年年薪超越腾讯创始人、董事长马化腾。其中2018年两人的差幅达到最高点,刘炽平当年年薪约3.134亿元,是马化腾年薪的8倍。2019年,马化腾年薪4662.5万元,刘炽平年薪约3.55亿元,是前者的7.6倍。

2010年之后,马化腾、刘炽平年薪对比

2010年至2019年刘炽平年薪

  在持股方面,截至2019年财报期末,刘炽平持有腾讯控股股份为5269.04万股,持股占比0.55%,截至期末的参考持股市值为177.28亿港元。马化腾持股比例为8.58%,截至期末的参考持股市值为2757.27亿港元。

  2020年以来,腾讯股价走高,不过刘炽平相继进行了几次减持,累计套现超6.6亿港元。按腾讯当前股价计算,刘炽平持股的股权价值仍超过百亿港元。最新消息显示,马化腾6月9日至12日出售总计965万股腾讯股票,出售均价在每股433港元-450.27港元之间,此次共计套现约42.9亿港元,持股比例由8.53%降至8.42%。

马化腾、刘炽平减持期末持股市值

  与拿到高额回报相对应的,腾讯控股2019年营收3773亿元、净利润超940亿元。其中腾讯游戏收入1147亿元,占腾讯总体收入比例约为30%,游戏收入占比呈下滑趋势。

  相比腾讯,游戏行业老二网易的高管薪资较为神秘。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三个财年,网易分别于每年向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合计支付820万元、720万元及1760万元,并根据2009年限制性股份单位,计划向各独立董事授予限制性股份单位激励,每年激励兑现的股份少于流通股总数的1%。

  A股游戏公司董事长薪酬六年考:

  80%未及200万元,完美世界涨势异军突起

  从数据走势来看,A股游戏公司董事长薪酬并没有随着行业的发展有明显提升,即便公司越挣越多,董事长薪资涨幅却不大。其中尤其以2018年较为明显,因为当年版号冻结的原因,导致游戏公司业绩纷纷疲软,不少公司董事长薪酬断崖式下跌。

游戏行业走势图,图片来源:游戏工委

  2014年,董事长薪酬超过100万元的,只有世纪华通姚记科技两家。到2019年,董事长年薪超过200万元的,也只有三七互娱(219.43万元)、姚记科技(220万元)、掌趣科技(202.75万元),以及完美世界(666万元),其他超过80%的A股游戏公司董事长年薪都在200万元以下。如果算上这六年的通货膨胀,这个行业的董事长薪酬并没有太高涨幅。唯一一家涨势异军突起的,是完美世界

2014年-2019年A股游戏公司董事长薪酬走势

  从2014年至2019年A股游戏公司的营收来看,走势明显优于其他公司的是完美世界、三七互娱世纪华通

2014年-2019年A股游戏公司营收走势

  完美世界的大股东、董事长是1971年出生的池宇峰,这位清华化学系毕业生,以一度占据教育软件市场一半份额的洪恩软件起步,此后切入游戏及影视行业。2015年至今,任完美世界董事长。

  2016年,完美世界董事长的年薪位列A股游戏公司董事长年薪首位,此后几年也一直蝉联首位。

  放在3854家A股上市公司中,2019年A股游戏公司中董事长年薪最高的完美世界,在2019年A股所有董事长年薪里位列第29位。

  同时,从总经理薪酬来看,完美世界发出的薪酬也从2016年起就远远高于A股其他游戏公司的同行。

2014年-2019年A股游戏公司总经理薪酬

  完美世界是中国游戏行业非常典型的一家上市公司,早期因为端游大火,赴美上市又成功回归A股。业务上,端游转手游的浪潮里,完美世界也抓住了时间点,多年来营收和利润都在A股游戏公司靠前的位置。完美世界2019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在同行业里的水平如下图。

2019年A股游戏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

  另一方面,完美世界的实控人、董事长池宇峰大举减持套现也毫不手软。2019年6月-2020年6月,池宇峰在一年内四度减持公司股份,套现总计约26亿元。目前,池宇峰仍直接或间接持有上市公司37.09%股份,按6月30日57.55元的股价计算,其身家仍超过270亿元。

  *ST大晟董事长:

  一面减持股份,一面提升年薪

  统计A股董事长年薪与公司营业收入的比值,*ST大晟尤为值得注意。2019年*ST大晟的董事长年薪在该公司营业收入的占比高达0.69%,远远高于行业中位数0.05%。

2019年董事长薪酬在营收中的占比

  *ST大晟的董事长周镇科,同时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实控人,2014年11月起任公司董事长,其所持股份占公司股份的29.95%。2019年,周镇科减持公司股票55840股,年薪同比2018年上涨18%。2018年的年薪与2017年几乎持平。

2014年-2019年*ST大晟董事长年薪(万元)

  在董事长收入维持涨势的同时,*ST大晟营业收入继续下滑。财报显示,2019年营业收入为1.9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下滑0.1亿元。净利润方面,该公司2017年为3.02亿元,2018年业绩大幅变脸亏损约11.28亿元,2019年亏损5.66亿元。

  即便亏损收窄,大晟文化也难逃“带星”命运。4月28日晚间,大晟文化已发布股票退市风险警示,于4月29日停牌一天,更名为“*ST大晟”,并自4月30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ST大晟净利润走势

  *ST大晟的业绩表现着实堪忧,而周镇科在资本市场上却并非无名之辈。周镇科第一次走向资本市场台前,就是他从宝能手中接手宝诚股份控股权,后更名为大晟文化。2016年,周镇科用几乎相同的资本技法,通过旗下大晟资产,接盘了有徐翔概念股之称的乐通股份。而如今,乐通股份也已更名为被退市预警的*ST乐通

  据新京报报道,潮汕当地商人称,周镇科是原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的弟弟。2014年2月,周振宏因收受贿赂等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周镇科与周镇宏均为广东普宁县人,但二人是否为兄弟关系,未能得到核实。

  总经理、财务总监年薪:

  *ST大晟均位列A股游戏公司前十

2019年A股游戏公司总经理薪酬在营收中的占比

2014年-2019年*ST大晟总经理年薪走势

  统计A股总经理、财务总监2019年年薪与公司营业收入的比值,*ST大晟也非常突出。*ST大晟2019年总经理年薪占公司营收的0.75%,比行业里的第二位高出3倍。2019年*ST大晟财务总监年薪在该公司营收的占比,也远远高于行业其他公司。

2019年A股游戏公司财务总监薪酬在营收中的占比

2014年-2019年*ST大晟财务总监年薪走势

  从绝对值上看,*ST大晟的总经理年薪为143.88万元,排在A股游戏公司的第九位。与*ST大晟总经理的年薪处于同一级别的元力股份,2019年营业收入约为12.82亿元,浙数文化年营收28.27亿元。也就是说,年营收仅约1.92亿元的*ST大晟,和年营收是其6倍-14倍的公司,发出了差不多的总经理年薪。

  *ST大晟财务总监2019年的薪酬绝对值也同样可观,财务总监年薪122万元,与它同处于一个水平的,是年营收为*ST大晟近14倍的浙数文化。

  业绩差的公司高管领高薪?

  高管薪酬的设计反映公司治理

  “民生银行董事会已经超龄服役。将来谁主持民生大局我都支持,但以董事长为首的管理层的收入,必须与公司市值挂钩。”6月5日,在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前夕,该行明星股东、现任非执行董事、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微博发声。

图片来源:史玉柱微博

  对此,财经评论人皮海洲撰文指出,管理层的收入问题是市场非常敏感的一个问题,而从最近几年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收入来看,确实让投资者感到心寒。一方面是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上亏损严重;另一方面是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却拿着高额的薪酬,而且有的上市公司业绩一般,甚至亏损,但管理层仍然拿着高薪。这种局面,显然是投资者不愿意看到的,而且管理层拿着这种高薪也不尽合理。

  但在皮海洲看来,史玉柱建议将管理层的收入与市值挂钩,也不完全可取。管理层收入挂钩的因素不应单纯只是与市值挂钩。比如,还应该与上市公司的业绩挂钩。这个应该是最主要的。

  皮海洲认为,只有业绩优秀的上市公司管理层才能领取高额的薪酬收入,也只有业绩大幅增长的上市公司,其管理层的收入才能大幅增长。在管理层收入与公司业绩挂钩的基础上,再将管理层收入与市值挂钩,这个显然更加合理,也更有利于激发管理层搞好经营、提高上市公司业绩,这对于公司的发展更加有利。

  记者手记|游戏公司离钱近高管定薪更不能任性

  2020年一季度,是一个游戏行业整体较为振奋的时段,可以说从2018年的低谷期彻底走了出来。互联网江湖里变现手段多样,但离钱最近的莫过于游戏公司,否则字节跳动这个巨头也不会高举高打进入这个行业了。

  但正因为来钱快,不少人反而失去了敬畏之心,有些上市公司的高管薪酬看起来十分任性。即便业绩都在不断下滑,高管还心安理得地拿着高收入,这容易让人对公司内部治理产生不信任感,对企业长久发展不利。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