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来了,海底捞的股价为什么没有大跌?

  • 时间:
  • 浏览:1134

本次武汉蔓延至全国的疫情,餐饮行业将经受巨大的压力!而作为火锅餐饮的龙头海底捞竟然股价没有怎么下跌?这里,还是有点疑惑?难道海底捞的现金流不受影响?

这是海底捞的底部吗?

笔者从海底捞的官网上查询到,像武汉这种千万级的人口城市,海底捞的门店数量有20家以上。

北京 56家门店

广州 24家门店

上海 59家门店

深圳 40家门店

我们看了一下这些城市的复工时间,基本上都是在2.9号之后。那么这一段时间海底捞的股价,为什么还能够如此抗跌?从1.15到昨天为止,下跌幅度15.1%!

我们来看看其他餐饮行业的股票走势 广州酒家,下跌幅度已经超过20%!

换句话说,到底是海底捞的基本面良好,还是资本看好长期价值?

由于2019年的年报还没有出来,我们先来看看2018的数据

截止2018年12月31日,海底捞集团共有69056名员工,其中大陆有66219名。员工成本(包括薪金、工资、津贴和福利)是50.16亿元。 2017年的员工成本是31.19亿元,相当于增长了 60.8%。 就所占收入百分比,从2017年的29.3%上升到2018年的29.6%。海底捞归因于去年新开餐厅人员需求增大,和薪酬水平的提升。

海底捞有令人咋舌的人工成本,也有令人羡慕的房租成本。 2018年,海底捞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从2017年的约4.15亿元,上升到2018年的6.85亿元,增长了65.1%。所占收入百分比保持相对稳定,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3.9%和4.0%。

所以,海底捞的主要壁垒其实就在这里——通过主打服务确立了高人力、低租金的模式。 海底捞顾客的溢出效应使得其可以谈到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租金。

这也是海底捞愿意维持一定比例超负荷的高翻台率的因素。

从年平效来看,海底捞在5~5.5万元/平方米左右,呷哺呷哺2~2.5万元/平米,而其他餐饮企业集中在1.5~2万元/平方米。

以麦当劳为例,一家300平米的门店年收入应该在900万元,对应平效在3万元/平方米,租金占比在7~8%,对应单位租金大约6~7元/平方米/天,这在业内已经处于领先水平。

而海底捞的租金占比在3~4%之间,由于一般餐饮和商业物业会采取租金合同,单位平效越高则租金相对营收占比越低。

那么我们现在做一个假设,如果疫情在2月底得到了有效控制,那么海底捞的人流量基本上要到3月中下旬才会达到一个高峰,但这个高峰应该不会接近没有疫情下的峰值,有可能只有一半的样子,甚至更少。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演,随着外界温度的升高,沿海城市的气温达到了25度左右的平均气温后,那么时间上要接近4月底,5月初了!

所以,西贝餐饮的贾国龙,忧虑甚多,怕自己抗不过三个月!

所以,从时间周期上来看,海底捞要恢复往日的客流峰值,快的话,起码要四月份了,慢的话那就是要夏天的来临了!所以,不要急于抄底,海底捞现在的股价跌幅,应该离真正的底部,还有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