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美元/桶!加拿大WCS公司报出“地板价” 油价会重演1999年行情?

  • 时间:
  • 浏览:45

  国际油价在1999年跌破10美元/桶,历史会重演吗?

  2020年4月17日,纽约5月份期货原油价格最低到17.31美元/桶。4月17日,加拿大WCS公司对外原油价格报价最低到2.88美元/桶。而两个星期前,白俄罗斯曾计划以4美元/桶的价格向俄罗斯采购原油。

  在原油现货市场上,各方也极度担心美国主要原油储备基地——库欣正在越来越快达到罐容极限。美国能源部4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1920万桶,创下了有纪录以来的最大单周增幅,延续此前11个星期的增长势头。

  相对于多到无处安置的原油现实世界,在投资市场上,投资者却在踊跃抄底,非常看涨。过去一个月内,美国投资市场上,原油ETF持有量增加了400%以上。目前,原油ETF持有的原油头寸已达到了4亿桶的规模。而过去一周已经有近15亿美元涌入了原油ETF市场,而纽约原油期货持仓量最大的6月份合约上,已经超过1/4的仓位被原油基金ETF持有,如果考虑其他一些投资基金,则持仓规模已超过1/3。

  这种抄底原油的思路,使得远期原油价格仍然高高在上,目前12月份交割的原油期货价格已经到达34美元/桶。如果想让5月份交割的原油,推迟到12月交割,那么实际盈利的将是原油仓储企业。目前,美国陆地主要储油基地——库欣的存储成本,折合到每吨约为12美元到22美元。而海上浮动存储的成本更为高昂,VLCC平均运价已经从2月中旬的3万美元/天增至21万美元/天,涨幅高达600%,6个月的海上原油存储成本约为57.33美元/吨。

  纽约5月份油价严重超跌,生产商恐将贴钱给买家

  4月17日,纽约原油期货5月份合约报价跌破18美元,报收17.31美元,跌幅达到12%,再度刷新18年来的历史低点纪录。

  同期,伦敦布兰特原油期货6月份合约,报每桶28.25美元。

  目前,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与纽约WTI主力合约之间的比例已经超过1.5,处于历史罕见水平。

  显然,纽约近月特别是5月份油价,处于严重超跌的位置,其原因主要是市场担心部分Seaway管道运力已被逆转,这将加速美国原油主要基地——库欣在5月初达到罐容极限。

  事实上,随着美国石油库存的迅速累积,生产商可能很快就会被迫贴钱给买家,让他们把原油拉走,相当于将油价拉至负值。目前,美国开始与9家石油公司进行减产谈判,但是仍然没有最新消息公布。

  4月17日,加拿大WCS公司对外原油价格报价最低到2.88美元/桶。而两个星期前,白俄罗斯曾计划以4美元/桶的价格向俄罗斯采购原油。

  针对这种情况,全球最大的期货和期权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已经表示,正在重新编程其软件,以处理能源相关金融工具的负价格。

  美国能源部4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当周增加1920万桶至5.036亿桶,刷新前值创纪录的1520万桶增幅,再创史上最大单周增长;汽油库存增加490万桶至2.622亿桶;蒸馏油库存增加630万桶至1.290亿桶。美国石油协会前一天公布的数据为原油库存增加1310万桶,汽油库存增加220万桶,蒸馏油库存增加560万桶。

  一周涌入近15亿美元,投资者踊跃抄底原油ETF

  然而,在美国原油库存创下有史以来的最大单周增幅的同时,面对供应市场无处安放的过剩石油,投资者却在踊跃抄底。过去一个月内,美国投资市场上,原油ETF净持有量增加了400%以上。

  这是油价下跌67%之后,抄底资金流入的明显迹象。而过去一周内,国际市场最大的原油ETF——美国原油基金(USO)规模吸引了近15亿美元的资金流入,总规模已经飙升到了38亿美元,仅略低于2009年创下的39亿美元的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原油基金(USO)主要跟踪的是近月的原油期货价格,这些新增的抄底资金,绝大多数流入6月到期WTI原油合约。受到资金流入的推动,纽约原油期货持仓量最大的6月份合约上,已经超过1/4的仓位被原油基金持有,如果考虑其他一些投资基金,则持仓规模超过1/3。目前,原油ETF持有的原油头寸达到了4亿桶规模。

  作为美国投资市场最活跃、跟踪石油价格的美国石油基金(USO),曾在上周收盘前的疯狂交易中暂时停牌,不久后恢复了交易。运营USO的公司CEO表示,头寸“刚好达到合理的规模”,但该公司不得不在文件中发出警告,这或会加大追踪WTI原油潜在价格的难度。

  4月17日,美国原油基金USO宣布,将把其20%持仓从6月份转移到7月份合约上。此前,原油基金USO主要在6月合约上。但是这次,这一转变恰逢6月和7月WTI合约价格关系的剧烈波动。根据SEC的一份文件,这些变化意味着“USO可能无法实现其投资目标”。

  抄底原油赚大钱?实际上相当一部分交给了仓储企业

  为什么美国原油基金USO可能无法实现其投资目标?因为原油期货价格存在一种super contango(大幅升水)曲线。原油期货近月(比如5月份)供给和价格战的狂跌,而远月市场预期又高高在上,形成了升水(contango)价差。

  从上图来看,5月份交割的原油收盘报价在18.12美元/桶,而6月份交割的原油报价25.14美元,7月份报价为29.52美元,而且纽约WTI油价在5月合约对6月份合约之间的价差已经达到7美元/桶,巨大的价差已经接近原油绝对价格的近40%,这是历史极为罕见的升水幅度。正常情况下,各期限合约之间的价格不会相差太大,因为市场中有一支重要力量通过跨期套利来让各期限合约价格回归均衡状态。

  不得不说,这种正价差结构本质上仍然是市场看涨的一种结构。由于短期供应压力的增大,生产商纷纷通过仓储的方式转移到远月,进一步减轻近月的供给压力,而对于远月价格,市场仍然押注在今年12月交割时,国际油价将上涨到33.95美元。

  这对于跟踪近月原油期货合约的美国原油基金ETF——USO来说,是一种尴尬的局面。理论上,你可以通过押注USO到年底上涨到33.95美元,似乎每吨赚取了16美元;实际上,由于原油基金在期货合约上的不断展期,更换合约,客户并没有赚钱,反而会损失一笔不小的展期费用。

  即便你从18.12美元的底部看涨原油,买入USO基金,那么随着USO基金转仓到6月和7月合约上,报价则为25.14美元和29.52美元,合约之间相差7美元的巨大价差,也会让你所谓的看涨一无所获。

  投资者这种不断看涨远月、不断将合约展期的结果,正在推动原油仓储企业大幅盈利。目前,美国陆地主要储油基地——库欣的存储成本为每月60美分/桶,期限为12-18个月。而短期6个月的存储成本每个月接近1美元/桶,折合每吨的成本约为12美元和22美元。

  海上浮动存储的成本更为高昂。统计显示,VLCC平均运价已经从2月中旬的3万美元/天增至21万美元/天,涨幅高达600%。6个月的海上原油存储成本约为57.33美元/吨。

  所谓VLCC(超大型油轮),是指载重吨位一般在20万吨至30万吨之间的油轮,相当于200万桶原油的装运量。它不仅是海上巨无霸,更是目前最为实用的海洋运油载具。

  市场仍然乐观看待原油后市,历史不会简单重复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短期跌幅巨大,但市场上许多预测仍然认为,全球经济在第二季度后将出现“V字形”复苏,将拉动国际油价大幅攀升。

  最典型的就是国际能源署。国际能源署(IEA)在4月15日发布的“4月份石油市场报告”中表示,如果石油产量大幅下降,部分石油进入战略储备,需求开始复苏,那么2020年下半年将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没错,国际能源署是很乐观的,不要被其预计4月石油需求将同比减少2900万桶/日,降至1995年时的水平的短期观点带拐了。这个并不矛盾冲突,国际能源署短期看空,仍然长期看多。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由于价格下降的影响,其他生产国(美国和加拿大可能是最大的贡献国)未来几个月的产量可能下降约350万桶/日。这一供应的减少加上欧佩克+的减产,将使市场在2020年下半年转亏为盈,确保库存的积累结束,市场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其实,不少抄底的投资者也是这么想的。回到2002年的原油价格,还能重演1999年跌破10美元,然后再时隔8年后,冲到150美元门前的传奇时刻吗?没人知道答案,但是每个投资者都应该谨慎行事,认真看清楚每个合约背后的真正含义。

  回顾1999年,受亚洲金融危机、需求下降以及OPEC不适时宜的增产,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997年1月的24.53美元/桶下降到1998年12月的9.25美元/桶的最低价,创下了12年来的最低点。

  从1999年3月开始,国际油价反弹并一路攀升,2000年8月突破30美元/桶,2000年9月7日最高时达到37.81美元/桶,短短18个月涨幅达3倍之多,创“海湾战争”以来的油价新高。2003年之后,油价更是一路持续上涨,终于在2008年7月创下接近150美元/桶的历史最高纪录,并在5个月之后的2008年底戏剧性地下挫到40美元以下。

  沙特仍在悄悄打价格战,美国超过1/3油井平台已关闭

  回到原油现货世界,尽管短期库存压力巨大,油价跌幅巨大,但是全球主要产油国沙特仍在加大优惠力度,吸引买主。

  本周,沙特阿拉伯宣布了5月份的官方原油定价(OSP),以更低的价格向亚洲出售石油,同时保持欧洲的价格不变,并为美国提高价格。此前,欧佩克及其盟国达成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减产协议。

  其中,沙特阿美公司(Aramco)将其对亚洲的阿拉伯轻质原油5月份的价格与阿曼/迪拜平均价格相比,折让为7.3美元,较4月份下跌4.2美元。这已经是沙特连续3个月降低官方原油定价(OSP)。与此同时,该公司将对美的阿拉伯轻质原油OSP 5月份价格调高0.75美元/桶,较4月份的阿格斯原油指数(ASCI)高出3美元/桶。

  尽管沙特提高了对美国原油售价,但是美国仍然在威胁提高对原油的进口关税。美国能源部部长助理弗朗西斯·范农(Francis Fannon)对外界表示,“征收关税仍然是一个重要选项。”

  4月17日, 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公布数据显示,截至4月17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减少66座至438座;美国石油和天然气活跃钻井总数减少73座至529座;美国当周天然气活跃钻井数减少7座至89座。

  美国至4月17日当周石油钻井总数连跌五周,并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全球范围内原油过剩,促使原油钻探公司大幅削减成本、取消计划。贝克休斯油服的数据显示,美国原油钻探公司本周关闭了美国13%的钻井平台,至此,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钻井被关闭。

  中国石油预判油价将低位震荡,巴西关闭62处海上油田

  4月16日,中国国内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表示,今后一个时期,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国际油价可能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的低位震荡运行。

  4月16日,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召开提质增效动员推进会,深入分析当前面临的形势,部署提质增效专项行动,动员广大干部员工认清形势,统一思想、坚定信心、直面挑战。

  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戴厚良表示,尽管公司各项工作总体运行平稳,但新冠肺炎疫情和油价暴跌“两只黑天鹅”叠加而至,对油气市场供应端和需求端造成双重挤压,集团公司生产经营受到的冲击前所未有。今后一个时期,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国际油价可能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的低位震荡运行,公司国际业务疫情防控形势压力增加,国内防范疫情输入压力不断加大,油气行业面临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戴厚良要求,树立“一切成本均可降”的理念,大力压降成本费用,立足长远建立健全以市场为导向的成本倒逼机制,树立“企业不消灭亏损,亏损终将消灭企业”的理念,加大亏损企业治理力度,全力实现底线目标。加强现金流管理,提高资金运作水平,推进降杠杆减负债,大力压降“两金”占用。技术上精益求精,发挥科技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坚持事业发展科技先行、技术立企,把提质增效和战略发展的基点牢固建立在科技进步和创新驱动上。

  受疫情和低油价的影响,4月16日,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正式关闭位于坎波斯、塞尔吉培、波蒂瓜尔和塞阿拉盆地的浅水区的62个平台,其员工将会被转移到其他部门。这些措施是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此前在3月26日传达给市场的计划的一部分,也是在一百年来石油行业最严重的危机中保护就业和公司可持续发展的措施。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称,这些平台不具备以低油价运行的经济条件,平台装置的关闭符合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减少产量的计划。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还指出,这些平台中有80%未配备人员,在其他部门工作的员工也不会被解雇,因为所有这些员工都将被转移到其他组织部门。如果员工有意向,也可以参加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最近宣布的自愿遣散计划。为了应对这一前所未有的危机,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还发放了信贷额度,削减和推迟了投资,并减少了运营费用和人员开支。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