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投资原油宝穿仓:一名大学生亏完本金150万还“倒欠”银行钱

  • 时间:
  • 浏览:1861

  韩梅梅(化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也是原油宝穿仓的其中一名投资者。

  “我身边有很多学生买了中行原油宝,他们很多是00后,第一次尝试理财,没想到不仅本金全无还倒欠银行一大笔钱,有的人甚至不敢告诉家里。”韩梅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暴跌”、“负油价”、“-37.63美元”、“穿仓”……这一连串的字眼,背后是道不尽的波澜。“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一句耳濡目染的话,通过中行原油宝事件,再一次深烙在包括韩梅梅在内的投资者心里。

  4月20日,WTI05原油期货合约大跌,紧接着中行原油宝多头穿仓。韩梅梅投资的100万元本金已经全部“葬送”其中,后面用以买入布油空头的50万本金加6万浮盈也一并被中行划走。然而,这156万还不够,按照中行此前所说,她还“倒欠”中行一笔钱。

  初识原油宝

  韩梅梅告诉本报记者,初识原油宝,还是今年3月30日。中国银行江西分行微信订阅号于3月27日,发布了一篇关于原油的推荐文章《[投资]原油比水还便宜,中行带你去交易!》。

  “抓住这一波‘活久见’的原油行情机会收益率超过37%,仅仅用了5天,简直‘爽歪歪’!”这是中行上述原油宝产品宣传文章中的一段话,该文章早已在原油宝事件暴发之初就被删除,但是很多人都留有截图。

  看到这样高收益的宣传语,包括韩梅梅在内的许多投资者不免动了心。韩梅梅也相信宣传文章中所说,觉得目前是抄底原油的好时机。“刚好我只有中国银行一张卡,我就点击购买了,购买过程十分便捷,直接通过手机app就能成功购买。”

  据韩梅梅介绍,买入过程中有风险评测,她的测评结果为“平衡型”,测评后直接就能购买。

  韩梅梅告诉记者,在买入原油宝之前,她对原油市场几乎没有任何基础知识储备,仅限于中行微信文章里的介绍。“我在告知中行我是小白后,无任何工作人员给我指导介绍,也无人添加我微信,期间没有任何风险提示。”她说。

  正如此前,中国银行2018年6月1日曾在官微所称:“对于没有专业金融知识的投资小白,是否也有好玩有趣又可以赚钱的产品推荐呢?当然有啦!那就是原油宝!”韩梅梅就是这样的一名“小白”。

  但是她并不知道隐藏在这些宣传语背后的风险,她甚至连交易时间都不知道。

  “我第一次购买原油宝的时候,连交易时间都不知道,问了app上的人工客服,她(客服)把交易时间也给我回答错了,我还因此导致过一笔亏损。当时中国银行给我回电说非常抱歉,app人工客服对产品知识不是很了解。我告诉他们我是小白,不太了解交易方法,还希望他们能加我微信指点我一下,但是没有任何人加我微信。”

  韩梅梅告诉记者,当时她投入了100万,金额不算小,她又是小白,但是中行没有给她配客服经理指导。期间她还因不知如何买多买空导致过亏损。

  然而,这些亏损,并非大“劫”。在临近5月合约到期之日,一场“暴风雨”开始酝酿。

  山雨欲来

  “四月中旬我才知道这个还要移仓换月,但是中行的通知上写着升水差价40元人民币左右,又有一条通知写的是客户不会因为升水照成任何损失,大概的意思就是虽然升水油价贵了桶数少了但是整体的市值不变 ,和自己卖出再买入是一样的,而且选择自动移仓更不会错过行情,所以我就没去更改(因为系统默认的也是自动移仓)。”韩梅梅说。

  对于上述韩梅梅所说系统默认自动移仓,记者翻阅了此前中行发布的相关文章。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银行银行在此前发布的题为《原油宝移仓必读》一文中确实提到了中行推出了自动移仓。根据该文中所说,“由于个人客户无法参与原油实物交割,因此在交割月前一个月的规定日期(即合约到期日),旧合约将下架。银行也将根据要求提前停止旧合约交易并挂牌新合约,客户也需要将旧合约平仓。若客户仍然希望持有,可手动建仓新合约。为提升服务改善交易体验,减少客户手动操作的麻烦和风险,中国银行推出了自动平旧合约开仓新合约的功能,即‘移仓’。”

  此外,《原油宝移仓必读》中说明,“无论新旧合约结算价差高低或是否‘升水’投资者都不会因为移仓承担任何损失或获取任何收益。”这也验证了韩梅梅上述所说。

  记者还注意到,上述文中提到,“4月中旬以来,受疫情影响,全球原油需求大幅下滑、现货供应过剩,同时国际期货市场原油库存容量接近枯竭,原油现货存储成本激增,进而出现高达30%左右的罕见升水,称为‘超级升水’。”

  对于移仓的影响,中行在文中表示,“在‘超级升水’的市场环境下,占用保证金的增加比例或者持有新合约的数量下降幅度也将相应较大,而保证金余额将会维持不变。”

  悲剧上演

  中行关于原油宝的系列文章,让包括韩梅梅在内的一些投资者没有作移仓方式更改,安心等待系统默认的中行自动移仓。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一场油价暴跌之下“移仓换月”的悲剧。

  北京时间4月20日晚,由于需求数据大降、存储难度陡增等问题,距离交割日仅有一天时间的WTI 5月期货合约出现前所未有的暴跌至负值,日内跌幅一度超过300%,报收-37.63美元/桶。

  紧接着,4月21日,中国银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原油宝产品美国原油合约4月21日暂停交易。公告称,美国时间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CME官方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中行正积极联络CME,确认结算价格的有效性和相关结算安排。受此影响,我行原油宝产品“美油/美元”、“美油/人民币”两张美国原油合约暂停4月21日交易一天,英国原油合约正常交易。

  对此,韩梅梅告诉记者,平时的交易时间是到凌晨2:00,但4月20日晚10:00就停止交易。“(暂停交易之后)我们是无法操作的,中行也并未进行移仓操作。”韩梅梅告诉记者,她至今都没明白为何中行当晚为什么没有按照此前所说给投资者进行移仓操作。按照中行此前的说明,是按照系统默认的自动移仓。

  直到听到“负油价”的消息,韩梅梅也并未想太多,只是当新闻看看。她心想,“还好中国银行20日当天晚上10:00就帮我们开始移仓了”。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4月21日早上,韩梅梅接到了中国银行理财经理来电,并且来电人员第一次主动加了她微信,“(工作人员)突然变得很热情,我问负价格的事情,她也只是说他们也在等上级通知,等(上级)去核实价格相关事宜。”韩梅梅回忆了当时的情形。

  4月21日美油暂停交易,但英油可以交易,韩梅梅又存入50万保证金买英油空头,“想回点血就取出来,”韩梅梅说,“我微信咨询了理财经理,她却没告诉我这个保证金取不出来,当天我赢利了6万,准备落袋为安的时候才发现取不出来,我很着急,因为我已经身无分文,全在(原油宝账户)里面,她告诉我第二天(4月22日)能取出。”

  4月22日,当韩梅梅想取出英油的56万元时,却仍然无法取出。她立即去电咨询理财经理,得到的回复却是她们“也不清楚”。不过理财经理比较“负责任”地说,会帮韩梅梅盯着账户里面的钱。这也一定程度上让韩梅梅安了心。

  然而,4月23日凌晨,韩梅梅账户里的56万却一起被(中行)划走。此时的韩梅梅,已经切实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开始寻求解决办法。“我电话质问她(理财经理)时她却说,按-266元的价格结算,扣完156万都不够,还需要再补保证。后来几次电话咨询,她也都是一直让我等消息,后来甚至让我不要给他们发微信,耐心等通知,也不回微信了。账户里保证金被清零,剩余的英油交易放在里面持续亏损也没有自动平仓。”韩梅梅说。

  而此时理财经理对于“帮盯着账户的钱”的解释是:“保证金是放在同一个大池子里,直接自动被扣走了。”“我说我帮你盯着也只能是帮你盯着,也不能保证他们划走,”这也令韩梅梅颇为不解。

  韩梅梅也是后来才知道,银行卡被扣光的她,只是其中一员。4月23日凌晨,中国银行从多名投资者“原油宝”账户里划转了全部本金。同时,投资者也相继收到了保证金的扣款回执,被告知保证金账户已清零。

  而据此前app在线客服回复,若无持仓则视为欠款,银行有权向人民银行申请将欠款记录纳入其征信。这让包括韩梅梅在内的投资者感到担心、不平,但是根据中行后面的表现,尚无“纳入征信”一说。

  4月24日,中行官网发布《中国银行关于“原油宝”产品情况的说明》,中行称,自4月6日起,中行通过短信、电话、公众号、官方微博等多种渠道,向“原油宝”客户多次进行针对性风险提示,特别是4月15日以后,每日向客户进行风险提示。4月20日是“原油宝”美国原油产品当期结算日,约46%中行客户主动平仓离场, 约54%中行客户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既有做多客户,也有做空客户)。

  针对“原油宝”产品挂钩WTI 5月合约负结算价格事宜,中行称持续与市场相关机构沟通,就4月20日市场异常表现进行交涉。

  对于中行在上述说明中所说的多次风险提示,韩梅梅告诉记者,确实有风险提示,但只是提示升水,4月20日的提示是,这次升水会很多(提示回升40元人名币左右,往常是几块钱甚至只有几分钱的升水),而中行此前又明确提示升水或者“超级升水”的市场环境下,投资者的保证金不受影响,价格高了桶数少了但是整体市值不变。

  韩梅梅提供的截图显示,中行4月20日的风险提示中,不仅提到了升水,还明确说“美油2005期合约将于4月21日到期、4月20日22:00停止交易并启动移仓。”包括韩梅梅在内的许多投资者的理解是“中行会帮客户启动移仓”,因为系统也是默认为自动移仓的。

  韩梅梅继续解释称,“4月20日晚10:00后我们就不能操作了,但是他们(中行)能操作,他们提示的是10:00开启移仓,我们便以为他们在10点钟就直接帮我们移仓了。”

  当问及“约46%中行客户主动平仓离场, 约54%中行客户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既有做多客户,也有做空客户)”时,韩梅梅说,据她所了解,54%的客户应该都是直接到期轧差处理,因为他们根本无法进行移仓操作,中行可以移仓但是他们并没有操作。

  就在上述说明发布后的数日,中行官网于4月29日再次发布《中国银行关于“原油宝”产品情况的说明》,中行称“将以对客户认真负责的态度,持续与客户沟通协商,在法律框架下承担应有责任。同时,中行正在全面梳理审视产品设计、业务策略和风险管控等环节和流程,深入查找存在的问题、隐患。”,并且“本着法治化、市场化和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原则,目前中行正积极研究并争取尽快拿出回应客户合理诉求的意见。近日,中行已委托律师正式向CME发函,敦促其调查4月21日原油期货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原因。后续还将加大相关工作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行关于原油期货价格异常波动原因的询问函,芝商所于4月30日给出的回复是,原油期货价格反映了实物原油基本面,在4月早些时候,WTI原油价格跌入负值之前,芝商所就提前通知了监管方以及市场,以便客户可以在剧烈波动的价格中管理风险,同时确保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的趋同。

  而这也成为目前此事唯一最新的进展。更多的是韩梅梅等投资者满心的疑问和不服。

  事已至此,韩梅梅和众多投资者一样,仍在等待中行的回复,但是截至目前中行尚未给出正式结果。根据韩梅梅提供的原油宝投资者大学生维权群消息截图,一些投资者正在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办法。

  另外一位原油宝投资者李磊(化名)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以-266元价格结算,还存在争议,既然目前此事尚未有定论,为何在没有下定论之前就划走我们的钱?既然尚未有定论,何来我们‘倒欠’银行的钱?我们对此不服。”

  韩梅梅也有着和李磊类似的疑问,并且期待中行能够尽快给出一个结果。

  韩梅梅最后告诉记者,她目前正在准备毕业论文,加上原油宝的事情,已经是心乱如麻。她不敢告诉家人,因为投资的钱,一部分是家人让她买定期理财的,后面想用来买布油以回血的50万元,也是她向亲近的人借的。这一切,她只能藏在心底。除此之外,就是和其他“同病相怜”的大学生抱团取暖,寻求解决办法。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