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六实施周年:部件企业比主机厂更焦虑

  • 时间:
  • 浏览:129

  中国多个省市的汽车市场进入“国六时代”即将满一周年。不过,在技术门槛以及疫情等多重压力下,中国汽车产业链依然难松一口气。本土发动机企业研发副总监张天洋(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同于可选用海外技术和零部件的主机厂,国六标准对于本土配件企业来讲,压力仍然很大。

  从2019年7月1日起,包括上海、广州、天津等多个主要城市要求对在本地办理注册登记(含外省市转入)的轻型汽车实施国六排放标准,这比国家要求的时间点提前近一年。

  生态环境部、国家质监总局在2016年联合发布了《轻型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要求自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标准“国六a”阶段要求,2023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标准国六b阶段要求。

  部分地区国六标准的提前实施给2019年汽车市场带来一定冲击,不少经销商都集中赶在7月前降价清理库存。受国五国六切换的影响,汽车市场产销下滑幅度也自2019年7月份开始增大。

  面对国六标准这一被称为目前最严苛的排放法规,中国车企均顶着巨大的研发和成本压力积极推进技术升级,不少整车企业甚至选择跨过国六a标准,一步升级到国六b。不过,受疫情等因素冲击,也有很多车企无法按照预期的规划进行试验和生产,应对考核的压力非常大。

  正因此,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生态环境部等11部门在今年4月联合发布《关于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了“国六”PN限值延期实施的消息,按照新规定,对轻型汽车(总质量不超过3.5吨)国六排放标准颗粒物数量限值生产过渡期截止时间调整为2021年1月1日前,较此前放宽了半年时间。

  零部件企业焦虑

  近段,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上海、江苏昆山等部分提前实施国六标准地区的汽车经销商,发现无论是合资品牌,还是主流自主品牌,正进行销售的车辆均为符合国六标准的车辆。

  江苏昆山某北京现代经销商销售负责人李坤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该店的所有国五车型自去年5月起便停止进货,6月份就全部下架,其中有部分库存通过公司调配至未实施国六标准的其他地区。

  此外,包括现代、起亚、大众、丰田等国际主流汽车企业,也提到在国内市场已经拥有充足的国六标准的技术储备。

  不同于主机厂的“淡定”,许多本土发动机及零部件企业却是焦虑的。张天洋所在的公司,在今年6月份的投资者沟通会上刚宣布有5款柴油机及2款汽油机可满足国六标准,但张天洋也表示,目前国内满足国六标准的发动机,仍有DPF、GPF等部分核心零件及解决方案来自于博世、优美科等跨国企业,自己所在公司的产品,谈不上完全意义的“中国造”。

  “此外,国六标准在检测方面,首次引入了轻型汽车实际行驶排放测试(RDE)办法,这种方式对于国内发动机企业来讲非常陌生,其诸多技术要求都集中在发动机上,导致本土发动机企业对于这一块的积累相当欠缺。” 张天洋如是说。

  未能真正实现“中国造”,这与国六标准的严苛有密切的关联。根据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ICCT)的数据,中国的“国六b”标准之所以被称为“最严苛的标准”,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颗粒物数量(PN)限值”,该数值标准相较欧VI标准要提高60%,而相较日韩等亚洲发达国家的主流标准更是提高了超过100%。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执行主席Drew Kodjak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PN限值标准体现了中国“国六”是全球“最领先”的排放标准,也是内燃机最难提升的一道坎,对于DPF、GPF、减尘器这样的配件有着较高要求,而这些配件在“国五时代”要求并不高。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许多提前“国六”标准的城市,对于PN限制标准做了过渡期设置,其中上海等大多数城市设置的过渡值为6.0×1012个 /千米,而根据《方法》的规定,国六b标准的PN限制为6.0×1011个/千米。

  挑战与机会并存

  从市场的研发进展及反应速度来看,国六标准对于轻型汽柴油汽车的影响,要远高于重型汽车。

  北汽福田汽车副总经理吴越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重型商用车在报废年限及年检标准等的政策压力,从较早开始便有所呈现,且大多数需求来自于公共领域,因此技术驱动的氛围更为浓厚,而轻型商用车用户对于价格更为敏感。

  江苏宿迁公交集团采购负责人王越洋也提到,公共用途的汽车采购过程更看重对于相关标准的遵守程度,价格因素排在标准之后。

  根据盖世汽车研究所的一份调研,在国六排放升级后,轻型汽油车的单车成本将增加1200元,轻型柴油车的成本更将增加4000元,且其中有超过六成的成本来自发动机技术的提升及部件的追加,而对于单价低于10万元的多数轻型商用车来讲,无疑会增加消费者的负担。

  另据中汽协的统计,截至今年3月底,我国“国五”车辆库存约为26万辆,而未达到PN限值的国六车辆库存更是达到314万辆。

  自2020年7月1日起,全国范围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而受疫情影响,虽然从7月1日起禁止生产国五排放标准轻型汽车,但销售延长半年过渡期,国六PN限值也延期半年。不过,也有行业人士认为,这一举措对于二手车市场、清除库存而言依然是“杯水车薪”。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强认为,将国六标准推迟,有很大的原因来自疫情影响而导致的认证、试验工作的延缓,因此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平缓,认证工作会重新上线,国六标准势不可逆。

  根据中银证券研报,在“国五”阶段柴油机主要采用SCR路线,汽油机则主要采用TWC技术路线,这些路线的大多数专利被博世、康明斯等部分外资企业所垄断,而进入“国六”以后,排放处理产业链主要由系统供应商(艾可蓝威孚高科、凯龙高科等)、零部件供应商(奥福环保腾龙股份保隆科技等)等组成。一些供应商的技术路线将有效突破PN限值的局限。该研报认为,2020年尾气处理及发动机过滤的细分产业链的产业规模,将增加至1281亿元,同比增幅将达到201.7%,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爆发期。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国内率先有效控制疫情,在海外企业纷纷因现金流缩减研发投入的背景下,国内主机厂和零部件企业皆存在弯道超车的机会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