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相中”左晖 链家会是软银看好的优胜者吗?

  • 时间:
  • 浏览:12817

文|浊雨

来源|博望财经

不久前,软银创始人兼CEO孙正义在纽约的一次私人会议上表示,近期市场大跌带来了投资低估值公司的好机会,软银已准备好挑选出优胜者。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软银集团已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投下了两笔大赌注,总金额高达20亿美元。

这两家被巨资砸中的公司分别是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和在线房地产门户网站贝壳找房。值得关注的是,这两家公司均属“链家系”,贝壳找房是由链家在2018年升级推出的互联网找房平台,自如也是由链家的一个事业部发展而成。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自如和贝壳找房的大股东持股占比均在94%左右,而这背后的实际掌舵人正是链家董事长左晖。

看来,孙正义挑选的中国优胜者已经浮出水面。

01

软银最后一轮“豪赌”

目前,自如与贝壳对于具体融资金额均不予置评。但贝壳找房官方透露,这笔D+轮融资早于2019年11月就已完成,融资总金额24亿美元,投资方包括软银、腾讯、高瓴、红杉。

在华尔街日报披露的交易细节中显示,软银出资10亿美元领投贝壳,另外10亿美元,有5亿美元直接投给了自如,另从创始人手中额外购买了5亿美元的股份。本轮融资后,贝壳找房估值将超过140亿美元,自如估值将达到66亿美元。

“对投资者来说,行业跌到谷底或许意味着抄底的机会到了。”

毫无疑问,抄底投资正是孙正义所擅长的,其最有名的战绩莫过于投资阿里。早在1999年,世界范围的互联网寒冬席卷而来,当时马云只用了6分钟就赢得了孙正义2000万美元的投资。这不可能是因为孙正义人傻钱多,恰恰反应出孙正义对于全球互联网大格局的精确判断以及投资时机的果断把控。

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孙正义投资的2000万美元变成了580亿美元,回报翻了近3000倍。这次投资也成了软银投资史上的封神之作。而回顾这些年来软银的几百次投资,可用近乎疯狂来形容。

然而,近几年软银正面临着激进投资带来的压力。孙正义在WeWork 和 Uber 上的孤注一掷,让软银至少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本金。再看软银此前投资的OYO Rooms、Zume Pizza 和 Wag 等公司,最近都深陷产品转向、大规模裁员或业绩下滑等泥潭之中。

最初,孙正义创立的软银愿景基金一号规模为1000亿美元,从目前5.7%的投资年化回报率来看,仅相当于美国股市标普500指数回报率的一半左右。可见,投资回报差强人意,而2019年二季度愿景基金还出现了首次亏损的情况。

据外媒报道,软银愿景基金已在两年内投资了近800亿美元,该基金保留了部分资金用于其投资组合公司的后续投资。

可见,贝壳找房的这笔交易很有可能是愿景基金最后一轮“豪赌”。

02

链家大刀阔斧急上市

虽然软银将赌注一分为二分别押在了贝壳找房和自如上,但这场赌局的成败显然都和链家脱不了干系。

10年前,链家打着“真房源”的口号进军房产交易市场。10年后,链家虽然称不上一家独大,但也是房产交易市场仅有的巨头之一。

早期的链家内部,经常会讨论一个问题:谁会干掉链家?答案永远都是线上将干掉线下。因此,在左晖的心中一直藏着一个做平台的想法。2018年,左晖的这一想法得以实现,链家推出贝壳找房。

不同于链家网的直营模式,贝壳找房的业务领域涵盖了二手房买卖、租房、新房销售、装修和社区服务等,它以共享真实房源信息号召经纪公司与经纪人入驻,并按照贝壳找房的操作系统切分成交收益。

贝壳找房的凭空降临,一开始就激起了同行的抵抗与声讨。按照贝壳找房的业务模式,意味着链家将会与全国的中小中介机构形成联盟,这种战略高度和打击范围足以让链家的竞争对手坐立难安。

2018年6月份,58集团和我爱我家以“誓约大会”的形式宣布结盟后,58集团以10.68亿元入股我爱我家,成为我爱我家第二大股东。两方巨头强强联手,将剑锋直指链家。他们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在贝壳找房尚未成气候之前将其压在身下。

面对竞争对手的联合,链家不可能没有压力,更何况在资本市场,链家已经落后一步。不说早已上市的我爱我家,58同城也在2013年便登陆纽交所,而后又通过收购安居客,与赶集网合并,入股我爱我家,进一步深耕房地产服务领域。

而链家却一直没有找到上市的机会。2016年曾有消息传出,链家在B轮融资时签了对赌协议,称在完成该轮融资后的五年内实现上市,否则就需要回购部分股份。如此消息为真,明年便是协议兑现之时。

不论对赌协议是真是假,眼下链家都有了上市的端倪。不过,上市的重担放在了贝壳找房身上。

2019年3月份,天眼查数据显示,万科、融创、腾讯、百度等22家投资人从链家撤出投资,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公司注册资本也由2054.02万元减少至1355.82万元,缩水34%。贝壳找房方面回应称: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将通过协议镜像平移到贝壳找房。

而贝壳找房上线不久,就直接奔着12亿美元的D轮融资而去,8个月后,又拿到了软银领投的24亿美元D+轮融资。如今,其估值已超过140亿美元。

据外媒消息称,贝壳的目标是最快于今年在香港IPO,由于非冠疫情的缘故已被延缓,其IPO目标估值在20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而软银的这次突然搭车,更加印证了贝壳找房已将上市提上日程。

03

左晖的互联网野望能成吗?

有人说过,左晖做平台的想法十年前就有了。他本人也说过,自己做的不是中介公司,而是互联网公司。从链家网到贝壳找房,再到自如公寓,确实映射着左晖想把房产生意勾画到线上的野心。

可能也正是这一野心,赢得了孙正义的青睐。无论是当初阿里巴巴的马云,还是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他们身上都有着颠覆产业的野心。当然,有野心是一回事,能否实现野心则是另外一回事。

那么,左晖的互联网野望能够实现吗?眼下来看,实属不易。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让房产经纪行业面临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考。不久前,链家的同行中原地产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就表示,以往2月份公司业绩收入水平在6亿、7亿元左右,而今年2月份实际业绩,缩水后不到正常月份的2%,加起来不到1000万。

可想而知,疫情对于传统线下房产经纪机构的冲击有多大,而主打在线找房的贝壳能规避这一冲击吗?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并不看好,他认为线上搜索房源的频率估计可以,但是交易不行。即便有VR看房模式,从购房者角度来说,贝壳找房还是比较陌生的。

据贝壳找房发布的《2020年2月全国重点城市二手房市场月报》显示,受疫情的影响各地复工日期推迟,在18个重点城市链家二手房交易普遍下滑。其中,武汉链家2月整月零成交。1-2月这18个重点城市链家二手房成交量同比下降55%。具体而言,廊坊、合肥、重庆、长沙、武汉、天津与烟台同比降幅均超过60%。

疫情中的这些数据,也反映线上房产交易这一方式还尚未被广大群众认可。

在疫情阴影之外,贝壳找房也正面临着来自对手联合发起的挑战。

左晖想做的贝壳找房平台,其实可以看做是全国中小房产经纪公司的服务平台。这就意味着原有的中介行业格局随之打破,贝壳找房的平台战略以及身份上的不独立,无形中给了对手巨大的压力以及对市场的不确定性。链家本身就是房产中介大玩家,现在又要开出座梁山,汇集天下英雄好汉,任谁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威胁意味。

“天使与魔鬼只在一念之间,虽然现在链家没有利用贝壳找房这个平台做什么,关键是只要他想做,就可以做到。”前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曾在媒体采访中说到。因此,贝壳找房一推出,他们迅速停止对立,又联合其他中介公司反过来抵制链家和贝壳找房。

一方面,传统竞争对手我爱我家、中原地产等头部中介品牌拒绝入驻贝壳,与其针锋相对。另一方面,原本是链家上游公司的58同城,与其反目,联手我爱我家不断施压。

而在入驻贝壳找房这件事上,房地产中介市场也出现不同声音。一方认为贝壳找房是流量“大腿”,另一方则认为贝壳找房目的不纯。很多中介平台觉得贝壳找房只是把中介平台当成规模化的“工具”,在阻碍独立中介平台们的业务发展。

中介中原地产董事施永青就曾表示:“贝壳找房在北京、上海等地因为链家的市场占有率高,所以没有大力推广贝壳找房平台。但在链接没有大量圈占的二三线城市市场,贝壳找房却全力推动本地中小中介品牌来加入。”

显然,贝壳找房要想做成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房产经纪服务平台,就必须先保证业务模式的公平性。

因此,即便贝壳找房未来上市也只是第一步,是不是真正的优胜者,还得靠市场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