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心:6.5亿网民月薪不到5000!对面键盘侠或是小学生!

  • 时间:
  • 浏览:55

  猝不及防,今天又是扎心的一天。

  因为一个扎心的数据上了微博热搜榜以及知乎热榜——中国7成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

  这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这个扎心的数据,让正在上网的时代君瞬间脑中一片空白,想关电脑了。

  这份报告对我国现有网民规模及结构状况进行了详细介绍。另外,有网友还找出了09年的报告,给大家做了对比。

  中国网民破9亿,七成月收入不足5000元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较2018年底新增网民7508万,互联网普及率达64.5%,较2018年底提升4.9个百分点。

  其中,绝大部分网民用手机上网。

  截至2020年3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为8.97亿,较2018年底新增手机网民7992万,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为99.3%,较2018年底提升0.7个百分点。

近5亿人不上网

  截至2020年3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4.96亿。也就是说,我国有近5亿人不上网,不上网的原因主要是不懂电脑和网络。

  其中,城镇地区非网民占比为40.2%,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59.8%,非网民仍以农村地区人群为主。有7.3%(即3620万人)的人,没时间上网。

  该调查结论引来争议,不少网友惊呼“怎么可能”、“我奶奶现在都开始刷微博了”,甚至一度质疑报告中的相关数据是“通过网络调查的吗?”、“连刚出生的孩子都算进去”,对此有网友批评质疑者“何不食肉糜”、“莫把互联网群体意见太当回事”。

  中国五亿“非触网”人数真的有那么多?

  在此之前,我们先要了解报告对于网民术语的定义,即指过去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的6周岁及以上我国居民。而在非网民不上网的原因中,技能缺乏、文化程度限制和年龄因素占主导因素,其中便包括但不限于难以适应互联网操作的老人、受年龄限制的儿童以及没有条件上网的贫困人口。

  据中商情报网报道,2019年全国人口总量突破14亿,老年人口占比达18.1%,突破2.5亿人次;2019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约为551万人。

  这样看来,5亿人不上网这个数字有迹可循。

  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深度与日常生活结合的年代,禁食狗肉、同性婚姻合法化都已通过互联网公开意见征求,公民都可为法案提出自己宝贵的意见,但这剩下的5亿非触网人群,也在提醒着我们,互联网的集体意志并不能代表所有社会大众。

  全国6.5亿网民月收入不足5000元

  这是最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一个数据。

  报告指出,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为27.6%,也就是说,全国72.4%的网民(约6.5亿人)收入不足5000元。

  其中,有收入但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网民群体占比为20.8%;月收入在2001-5000元的网民群体合计占比为33.4%,这个收入人群占比也是最高的。

  这个结果让大家震惊了。要知道,不少人上网都在分享他们的富裕人生,甚至网传知乎人均985,年薪百万。

  作为年薪百万、平均学历都985的知乎,也做了个调查,结果……62%的知乎er月收入是在5000及以下。

  所以,有人表示,这个数据很真实、很接地气!

  还有人感叹,终于没有拖后腿了。

  超过八成网民学历低于大专

  截至2020年3月,初中、高中/中专/技校学历的网民群体占比分别为41.1%、22.2%,受过大学专科及以上教育的网民群体占比为19.5%。

  这意味着,超过八成网民学历低于大专。

  大多数网民是学生

  截至2020年3月,在我国网民群体中,学生最多,占比为26.9%;其次是个体户/自由职业者,占比为22.4%;企业/公司的管理人员和一般人员占比共计10.9%;无业/下岗/失业人员8.8%,即近8000万人。

  超过八成网民学历低于大专和大多数网民是学生这两个数据,也让网友开始怀疑人生。网友表示,一想到跟自己抬杠的只是一个初中生,我就不生气了…

  “我天天在跟什么吵架”

  “找到了为什么键盘侠多的原因”

  “怪不得杠精那么多”

  但从另一方面看,随着互联网使用门槛越来越低、用户体量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得以“触网”,并从中获益。据国内二次元平台bilibli2019年用户年龄层分析报告,90后与00后用户占比高达72.26%,其中24岁以下用户占比38.51%。单是b站便冒出了不少15岁以下up主,成长为当今的互联网一代。

  二三十岁的人最爱上网,男性网民略高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男女比例为51.9:48.1,男性网民占比略高于整体人口中男性比例(51.1%)。

  20-29岁,30-39岁网民占比分别为21.5%、20.8%,高于其他年龄群体;40-49岁网民群体占比为17.6%;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为16.9%,互联网持续向中高龄人群渗透。

  全民直播时代

  2019年无疑是直播元年。据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0亿,较2018年底增长1.63亿,占网民整体的62.0%。在2019年兴起并实现快速发展的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2.65亿,占网民整体的29.3%。

  无论是前段时间,锤子科技创始人、“第一代网红大师”罗永浩风风火火地加入直播带货队伍,还是几天前,东莞市长走进直播间为东莞制造代言,“总裁直播”、“官员直播”都越来越普遍,自带话题和IP,创造了大量流动资本。

  外卖用户近4亿,出现“夜经济”消费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8亿,占网民整体的44.0%;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7亿,占手机网民的44.2%。

  在外卖服务推动下,用餐需求从正餐向甜点饮品、下午茶、夜宵等细分场景纵向延伸,逐步形成以夜宵外卖为代表的“夜经济 ”消费。

  今天,你点外卖了吗?

  短视频用户规模7.73亿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50亿,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占网民整体的94.1%。

视频用户规模

  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7.73亿,较2018年底增长1.25亿,占网民整体的85.6%。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网络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使用时长均有较大幅度提升。

  对比十年前数据

  以上是2019年的报告,知乎用户@王子君找出了2009年的报告,时代君带你们康康。

  记住,2019年9亿网民,2009年3.8亿网民。

  先看,震惊的学历:

  2009年

  2019年

  小学及以下的占比翻了近一倍,是九年义务教育进步明显吗?不是,是孩子们都有了手机,直接把高中人群压缩下去了。

  报告刚出来时,各路营销号惊呼:受过高等教育的网民占比好少哦。其实,十年前就这么少,自古以来更少。

  十年下来,占比提高了约5个点,在绝对数量上相当惊人,符合这么多年大学扩招的趋势。但是想靠这五个点能扭转互联网舆论环境,不太可能。

  接着,职业分布:

2009年

2019年

  2019年的职业划分比2009年更细,但是合并相似项后,四大主流从来没有变:

  1。学生党,总是三分之一;

  2。上班族,基本在四分之一;

  3。个体户,从十分之一多到五分之一多;

  4。家里蹲和三和大神,长年十分之一。

  真正值得关注的新人群有两类:一类是退休老头老太;一类是农村人口。二者都得益于廉价智能手机的普及和通信网的全国铺设。

  还有,很多人一惊一乍的收入分布

2009年

2019年

  乍一看,2009年月收入5000元以下网民占比高达94%,2019年月收入5000元以下网民占比下降至71%。

  富了那么多?别开心太早,还有通货膨胀呢。

  十年前你拿3000的工资,十年后如果还拿3000,等于人生在退步!

  最后,上网时间。

  2009年:每周18.7小时;

  2019年:每周30.8小时。

  每天两个多小时,还能说是打打游戏看看新闻和视频;每天四个多小时,那就不止是娱乐了,连工作和日常沟通都在里面。

  这个数字,表明互联网已经是无可争议的生活基础建设,我们离科幻小说里的“完全在线”不远了。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