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警告“美国短期负面评级风险上升” 市场苦日子还没完

  • 时间:
  • 浏览:8

  3月27日消息,评级机构惠誉确认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为AAA,前景展望稳定。但是,鉴于疫情对美国经济及公共财政带来巨大冲击,近期采取负面评级行动的风险已经上升。惠誉预计,美国2020年GDP将萎缩约3%。若美国疫情在今年下半年受控,美国真实GDP将恢复增长。

  惠誉警告称,一系列经济风险下,美国的3A评级可能降至负面

  值得注意的是,自两周前“直升机撒钱”开始成为主流以来,美国的主权信用风险明显上升。美国主权债信评级受到经济规模、高企的人均收入和充满活力的商业环境等结构性优势的支撑。

  美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美国受益于美元的发行,并受益于与之相关的非凡的融资灵活性。惠誉认为,美国的债务容忍度高于其他“AAA”主权国家。然而,高企的财政赤字和债务——甚至在疫情引发的巨大经济冲击爆发之前就已经在上升——正开始侵蚀这些信贷优势。

  鉴于美国经济遭受重创、对抗疫情的公共财政、相应和必要的财政政策回应,近期美国评级下调至负面的风险已经上升,尤其是在缺乏可信的整合计划,以应对美国此前就存在的、长期的公共财政和政府债务挑战的情况下。

  此轮疫情对美国金融市场和经济活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政策制定者正努力避免经济陷入更持久的低迷。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美国已经关闭了部分经济部门以减缓疫情的蔓延,这将导致以2020年第二季度GDP严重收缩,失业率大幅上升。

  惠誉假定,遏制措施可在2020年下半年解除,从而使美国经济连续增长,且劳动力市场得以复苏。由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具体进展,该机构的经济预测存在很大程度的不确定性。

  疫情发展局势、政府措施有效性和经济复苏程度影响美国信用评级

  根据惠誉不断变化的基本预测,2020年美国的GDP将收缩3%(尽管这一预测可能会进一步修正),这是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情况,比2009年的收缩幅度更大。如果疫情能在2020年下半年得到控制,惠誉预计美国实际GDP增长将在2021年强劲复苏,且有望大幅反弹。但美国经济也可能下行,如果出现第二轮疫情扩散,美国部分地区封锁时间更长,这将导致美国2020年出现更大的产出下降,2021年复苏势头减弱。

  美国将动用全方位的政策工具来应对危机,包括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以及美联储承诺无限量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从而为大规模的协同应对政策提供支持。美国的储备货币地位(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60%以上)和政策可信度为其旨在保持金融市场运转的积极货币政策回应提供了支持。

  美联储于3月15日将利率降至零,重新为银行打开贴现窗口,加强美国与外国央行的互换额度,宣布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和机构债券,随后从财政部获得授权,购买高达1万亿美元的商业票据。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将接受范围广泛的抵押品。银行比2008年更强大,美联储的行动似乎已经防范了金融体系核心的风险,但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增加了脆弱性。

  随着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有效结合,政府将加大支出,以缓冲家庭和企业遭受的收入损失,并减少对潜在产出的破坏。美国国会将通过一项2万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和支出刺激计划,包括增加失业救济、向个人提供现金援助、向各州提供现金援助以及向公共卫生系统提供更多资金。

  对惠誉来说,在确定美国信用评级时,该国经济复苏的程度,财政刺激措施最终解除的程度将是其主要的评级考量。随着2015年赤字降至GDP的2.4%,通过2008-2009年可自由支配开支的前一轮危机刺激后来逆转,但还是不能阻止政府债务比率的上升,以及自那以后预算赤字再次增加。永久性增加预算赤字的前景将越来越严重地影响主权信用,因为在未来公共支出和债务方面的艰难决定上,美国尚未形成政治共识。

  刺激方案的预算影响尚未得到官方评估,但据保守估计,联邦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从2019财年的4.6%升至2020年的13%以上。政府赤字将进一步扩大,因为各州和市政当局的财政将面临更多的需求,例如支付失业救济金,并将吸收更多的联邦转移。截至2019年,政府总债务约为GDP的100%,但到2020年底将升至GDP的115%。如果不进行整合,这将使债务比率超过惠誉此前认为不符合“AAA”评级的水平。

  惠誉认为,尽管有美联储的积极支持和美国贷成本的历史性下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1%),但不断恶化的债务状况对主权信用来说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风险。即使在极低的利率下,经常性赤字仍将推高债务占GDP的比例。在接下来的10年里,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呈上升趋势,这是受社会保障支出尤其是医疗支出增加的推动。经济衰退可能会使联邦计划的信托基金耗尽,如果不进行改革,联邦预算拨款将用于支持这些计划。

  惠誉认为,近期美国国债市场的混乱和流动性不足,反映了市场结构的变化和特殊情况,并不意味着投资者对美国信贷风险的认知增强。不过,美国作为避风港的资产可能会受到削弱,特别是如果美国在危机过后经济实力减弱,债务水平大幅上升的话。此外,以美元升值为特征的全球美元流动性吃紧,再次凸显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弱点,并可能加速向其他货币融资的转变。

  美国定于11月初举行大选,前副总统拜登将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与现任总统特朗普展开角逐。预计民主党将保留众议院多数席位,但无法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而总统选举的结果则更加不确定。疫情扩散的威胁,和政府的应对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政策辩论,可能有利于更强大的安全网和更多的公共卫生支出。惠誉预计,民主党政府将寻求增加公共支出,部分被增税抵消。

(文章来源:汇通网)